所在位置: 首页>廉政教育>反腐实录
支书打小算盘 “沙霸”竟能入党
2019-02-14 14:41:26    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图为郑金西的入党材料和参与换届选举材料。方敏 摄

  “一个有犯罪前科、屡教不改的人,怎么能又入党又当村干部?”“他在村里高价卖沙子,不从他手上买就不让建房!”……2018年6月,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纪委监委接到一封实名举报信,字里行间满是义愤,直指该区新度镇善乡村村民郑金西为非作歹却被吸收入党并担任村干部、利用土地协管员身份强买强卖沙石等问题线索。初步核实后,荔城区纪委监委立即展开调查。

  随着调查的不断深入,幕后推手善乡村党支部书记郑金星浮出水面,其处心积虑培养“接班人”的“荒唐计划”也暴露无遗。

  欺行霸市,没有人敢得罪他

  “他以前坐过牢,身上还有龙虎纹身……”在福建省莆田市善乡村,提起郑金西这个名字,人们讳莫如深、避之不及。借用村民的一句原话,“没有人敢得罪他。”

  1999年,郑金西因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6年、2007年,他因故意伤害罪先后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拘役四个月;2011年8月,他又因涉嫌敲诈勒索被刑事拘留。

  这些斑斑劣迹,早已不是秘密。村民们不敢得罪他,不仅因为这是个有黑恶势力背景的“混混”,更重要的是这个“混混”还当上了村委会副主任兼治保主任、土地协管员,掌管着全村的建房审批“大权”。

  “想要把房子盖起来,就得去郑金西那里买沙石。”在善乡村,这是大伙儿都心知肚明的不成文“规定”。

  2017年9月,郑金西开始在村里经营沙石生意。一方面,他胁迫沙场老板叶某不得向村民出售沙石;另一方面,他又以低价从叶某处购入沙石,转手高价卖出,从中渔利。

  郑金西利用土地协管员的职权便利,暗示前来申请建房的村民:若想要顺利翻建房屋,必须向他购买沙石,否则审批就会遇到重重阻碍。

  更让村民气愤的是,郑金西售出的沙子掺土严重、价昂质劣。曾有建房户向郑金西反映这个问题,得到的回答却是“现在的沙子就这样”,迫于郑金西的“恶霸”势力,建房户便不敢多说。

  劣迹斑斑,居然入党又当“官”

  这样一个有着犯罪前科、不思悔改的“恶霸”,怎么有资格入党?又怎么能担任村干部?带着不解,调查组人员通过调阅郑金西的入党资料,锁定了两个关键人物:徐开生和郑金星。

  “我只是吸收他为入党积极分子。”据徐开生交代,2014年3月至2015年6月期间,他担任新度镇党委委员、副镇长、善乡村包片领导,期间挂职任善乡村党支部书记。郑金西在村里有些影响力,徐开生挂职期间,为了便于开展工作,经常到郑金西开的矿泉水厂喝茶。有一天,郑金西提出想要入党,徐开生知道他有犯罪前科,当下有些犹豫,但考虑到他那阵子比较配合工作,还是答应了下来。

  2014年10月,徐开生组织召开村党支部委员会议,吸收郑金西为入党积极分子,并确定郑金星为他的培养联系人。郑金星也是村里的“一号人物”,自2015年7月开始担任善乡村党支部书记。

  “徐开生是领导,他提出让郑金西入党,我肯定要答应。”郑金星辩解道。但随着调查的深入,调查组人员发现真相远没有他说得这么简单。

  郑金星深知有犯罪前科、依旧横行乡里的郑金西不适合入党。但2015年11月,他依然以组织名义开具了“郑金西无违纪违法行为”的《政审证明》,并主持召开村支委会确定郑金西为发展对象。随后,经支部大会讨论,接收其为预备党员。一年后,郑金星又主持召开支部大会,同意郑金西按期转正。其间,镇纪委接到群众反映郑金西存在违纪违法问题,他的预备党员资格才被取消。

  入党不成,郑金星、郑金西又盯上了村干部的职位。“郑金星说我只要提供个人资料,再找个人陪选就好,其他问题他来解决。”2015年村级换届选举期间,郑金星鼓动郑金西参加村委会副主任选举。郑金西原本担心自己有犯罪前科会影响参选,但郑金星一句“包在我身上”,打消了他的顾虑。

  “村干部人选都是他说了算。”善乡村其他村干部介绍,他们内心不同意郑金西担任村委会副主任,但郑金星在村里大搞“一言堂”,凡是他敲定的事情,没人敢反对,迫于郑金星是村支书、郑金西是“混混”的压力,也就默许了。

  2015年8月,在郑金星的运作下,郑金西当选善乡村村委会副主任兼治保主任、土地协管员。

  贪恋权力,妄图培养“接班人”

  “是我让建房户到郑金星弟弟的水泥店买水泥。”调查人员与郑金西谈话发现,在郑金西担任土地协管员后,郑金星便让弟弟在村里开了一家水泥店,并交代郑金西,只要有村民申请建房,就让建房户去这家店买水泥。在郑金西的帮助下,郑金星弟弟的水泥店刚开业,生意就迅速压制了竞争对手。

  就这样,村支书和“混混”“强强联手”,迅速操控了村里的水泥和沙石市场。郑金星明知村民怨声载道,但为了自身利益,他一直“装聋作哑”。

  “我马上就要退了,当不了几年村干部。”郑金星坦言,郑金西感念自己让他担任村干部,因此很听话,他盘算着如果能把郑金西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那么即使以后退了,在村里也还能说得上话。正是在这一思路支配下,让郑金星对郑金西的胡作非为一味包庇。

  在荔城区纪委监委开展调查的过程中,郑金星依旧抱有侥幸心理,没有如实交代郑金西经营沙石生意的情况,甚至在得知郑金西找社会人士恐吓威胁举报者后,仍不予制止也不上报。

  2018年8月,荔城区纪委监委将郑金西的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公安机关处理,之后,郑金西因涉嫌强迫交易罪被荔城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就在郑金西被抓后,郑金星还打电话给郑金西的朋友郑某,请他帮忙疏通关系,结果导致郑金西的一名同案人员逃避公安机关侦查。

  9月,荔城区纪委监委给予徐开生党内警告处分。郑金星因还有其他违纪行为,被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同时免去其善乡村党支部书记职务。2018年换届期间,新度镇党委责令郑金西辞去善乡村村委会副主任兼治保主任、土地协管员职务。

  12月28日,郑金西因强迫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至此,这个由村支书处心积虑、培养“接班人”的“荒唐计划”最终化为泡影。(中国纪检监察报记者 管筱璞 通讯员 吴雨辰 晓玲)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

  第八十条 违反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的规定,采取弄虚作假或者其他手段把不符合党员条件的人发展为党员,或者为非党员出具党员身份证明的,对直接责任者和领导责任者,给予警告或者严重警告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

  违反有关规定程序发展党员的,对直接责任者和领导责任者,依照前款规定处理。

◎点评

发展党员岂能掺杂个人私利

  处心积虑,最终自食恶果。本案例再次证明纪律和规矩是不可逾越的红线。徐开生利用职务便利,把入党当成人情往来的“筹码”,推动吸收有犯罪前科、凶横霸道的郑金西为党员;郑金星为了退出村支书岗位后能“插手”村里事务,甚至企图培养郑金西为村“两委”班子成员,成为自己的“接班人”。他们都付出了应有代价。近年来,类似这种帮助“别有用心者”骗取党员身份的案例时有发生,严重损害了党的纯洁性,应当引起注意。

  党的十九大报告在部署“加强基层组织建设”时指出,注重从产业工人、青年农民、高知识群体中和在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社会组织中发展党员。党章第一章第五条增写发展党员“必须把政治标准放在首位”要求,这是从源头上确保党员政治合格、维护党员队伍先进性纯洁性采取的有力举措。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八十条对“违反党章和其他党内法规的规定,采取弄虚作假或者其他手段把不符合党员条件的人发展为党员,或者为非党员出具党员身份证明”的情形,划出了“高压线”。这些举措对巩固党长期执政的组织基础,具有重要意义。

  随着全面从严治党不断向基层延伸,基层党建活力极大提升,发展党员更趋严格。然而即便如此,仍然存在发展党员“近亲繁殖”“派系化”“家族化”等现象,有的基层党支部书记倚靠家族人口多、势力大,将发展党员的话语权、投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为自家人入党开辟“绿色通道”;有的基层党支部书记在考虑发展对象时,按关系远近判断,或看得利多少定夺……种种现象,无不暴露出少数基层党组织软弱涣散、管党治党责任缺失。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批准什么样的人入党,事关党的基层组织战斗力,事关基层组织的组织力能否有效提升。把好党员发展质量关,既是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严肃党内政治生活的有力措施,更是保证党的建设行稳致远的前提和基础。

  要防止别有用心者“带病入党”,一方面要牢牢抓住政治建设这个“牛鼻子”,用党章党规党纪规范党支部和党员行为,定期开展“政治体检”,加强政治历练,引导基层党支部和党员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另一方面要严把发展党员“入口关”,以党章为根本遵循,严格按照《中国共产党发展党员工作细则》的程序发展党员,对申请入党的人,要注意征求党内外有关群众的意见,进行严格审查,合格后再提交支部大会讨论;最后,要加强监督检查,各基层党组织要对发展党员的情况定期开展自查,对在发展党员和选举村干部方面不坚持标准、审查把关不严、执行程序不规范的,强化责任倒查和全程问责,不仅要严肃处理当事人,还要追究有关党组织和相关人员责任,维护党的纯洁性和先进性。(沈堂明 作者系福建省莆田市荔城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区监委主任)

版权所有 中共泉州市洛江区纪律检查委员会 泉州市洛江区监察委员会 [闽ICP备15011890号-1]
关于我们 网站声明 技术支持:泉州网